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产品展示 —

开‘心’开得开开心

  可就是这样一双手,在过去35年间,创下了11分05秒做完二尖瓣置换手术、19分钟完成换心脏关键步骤的记录,被业界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同时还将心脏换瓣手术成功率提高至98.5%,病情较轻的病人手术成功率在99.5%以上,让上万颗心脏继续跳动。

  这双手的主人,35年间风雨无阻,为部分挂号困难、经济困难的病人无偿诊治,延续生命的力量。“我们每天研究病人的心脏,追求开开心地开‘心’,开‘心’开得开开心。”倪一鸣说。

  开胸,建立体外循环,换瓣,缝合,检查人工瓣关闭及开放功能……既要分秒必争和死神赛跑,又必须仔仔细细保证手术质量,每一天,这样的手术环节,倪一鸣及其团队都要经历3-5遍。

  而在35年前,患者要接受心脏换瓣手术,无异于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换一个瓣膜的死亡率在33%左右,换两个瓣膜的死亡率高达50%——而现在,心脏换瓣整体死亡率仅为1.5%。

  实现这种“生死”的跨越,离不开像倪一鸣这样为攻克心脏疾病难关不断探索的浙大人。1983年,他从浙江医科大学本科毕业后,曾经两度前往欧洲心血管外科圣地——瑞士苏黎世大学学习。当时,国内心胸外科和国际顶尖水平之间相差甚远。仅以最基础的开胸来说,国内操作方法耗时半小时,而国外医生开胸,摒除了许多不良的小动作,三分钟内就能完成。

  “对病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手术时间越短,意味着术后并发症越少。”意识到这点,学成归来的倪一鸣一直致力于优化心脏换瓣手术的流程。他严格规定插管流程和技术规范、瓣叶的切除顺序、缝线的放置、持针的角度等细节,大大缩短了手术时间,降低了手术并发症风险。

  在他的努力下,医院心胸外科各主刀医生单瓣膜置换手术主动脉阻断时间都能做到在20分钟以内,而他自己创造的二尖瓣置换手术的最短主动脉阻断时间仅为11分05秒。

  面对悬在心脏手术主刀医生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大出血,倪一鸣创新性地提出了“大包围”技术:一反“见血就缝”的传统做法,变堵为疏,对主动脉外围的出口进行封堵,将血液引流到心脏低压区,控制出血。这一技术,帮助他在手术台上挽救了十几例“濒死”患者的生命,也成为了越来越多心胸外科医生争相学习的救命法宝。

  高水平、高质量、高素质,这样形容倪一鸣及其团队并不为过。2017年度,在仅有42张床位的情况下,团队完成各类心脏手术1200台,普胸手术600余台,极大地提高了病房的周转率。

  为了让更多患者看得了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作为一名党员的倪一鸣,身先士卒,带头加班、替患者省钱。“大量昂贵的医用耗材有时是非必需的,有的医生用多了,我认为是对这些耗材了解得不清楚。”针对此,倪一鸣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并在各种场合将各种耗材的利弊讲透彻,提醒全科人员“手术不要画蛇添足”。

  “科主任正,科室才能正,科主任身先士卒,科室医生也就会全力以赴奋战在临床一线。”倪一鸣说。据中国心血管数据库权威统计,浙大一院的心脏手术费用比全国平均水平低一万左右。

  倪一鸣还算过这样一笔账:按照自己每周半天的门诊时间算,每个病人看病时间为15分钟,如果不拖班,一次门诊看的人数可能连20个都不到。

  “所以每天,我都会七点前到医院,为部分挂不到号、复诊或经济上困难的病人无偿诊治。”如果有病人拿着CT找倪一鸣,只要有空,他就会多看一眼,多说一句。“看门诊我可以纠正很多过度治疗,让很多被误诊为必须手术的病人可以免除手术,这让我很有成就感。”

  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把病人的需求当作专业的追求,把解决临床难题当作奋斗的目标,这是倪一鸣一直坚持的事。

  作为科主任,倪一鸣还有一个小习惯——在病房巡查时,给即将进入手术室的病人鼓劲。“我和他们聊聊天,十大靠谱网赌平台能缓解他们紧张的情绪,让病人的心跳处在比较平稳的状态,对手术的顺利进行也有一定的帮助。”倪一鸣解释道。

  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作为老党员的妻子和母亲,“对他的呵护”有些偏执——一次自己80多岁的老母亲肩胛骨骨折,为了不影响他的工作,家人并没有麻烦倪一鸣,而是找了在另一家医院工作的表妹帮助。“他得知后万分焦虑和自责,很久都不能释怀”,倪一鸣妻子在《我的当医生的丈夫》一文中这样写道。“他们完全是怕我累着了。”倪一鸣说。

  凭借在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倪一鸣获得了一系列荣誉:2009年获中国心脏外科临床领域最高奖“金刀奖”及中国医师行业最高奖“中国医师奖”,2014年获首届“浙江大学好医生”称号,2017年获全国卫生计生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2018年获第四届“最美浙江人·最美天使”称号……

  淡泊名利的倪一鸣唯独对“金刀奖”和“浙江大学好医生”这两个奖“念念不忘”,“这是大家对我的医术和医德的肯定,这让我倍感荣幸。”

  在倪一鸣的手机相册里,储存有许许多多的教学视频和示范照片。平时看到一些手术操作中的陷阱,他都会及时记录、总结,毫无保留地把手术技术传授给年轻医生,与科室的年轻医生共同学习,和大家一起逃出胸外科手术中的致命陷阱。

  这些陷阱有多小?“即使是经验丰富的外科专家,也有可能会忽略掉手术中的一些细节,比如打结。”据倪一鸣观察,许多外科医生在缝合主动脉时会沿一个方向打结。“这样打出来的结,是一个活结,剪线时一个不小心,就会把线全部抽出,这时候想再缝就很难了。

  “作为科室主任,他很少训话,更多的是直接做给你看。”在心脏病中心副主任李任远眼里,领导倪一鸣更像是个兢兢业业的“手术工”,他会把手术中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考虑到,想好各种应对的办法和退路,不放弃每一台手术。

  他曾和倪一鸣做过一台看似寻常的二尖瓣置换手术。可当他们真正看到病人的心脏的时候,还是“惊了一下”。病人心脏内膜钙化十分严重,像鸡蛋壳一样,一碰就掉。这就“强迫”主刀医生放弃在心脏内膜上缝合,转而在肌肉上进行缝合。可这就带来了一个新问题:肌肉吃不了力,瓣膜没办法正常打开,心脏无法复跳。

  “这是件很恐怖的事情。当时试了六七次都不行,我都已经快要绝望了。”而李任远身边的倪一鸣,依然淡定,一遍又一遍的调整着瓣膜的位置。

  从上午8点到晚上10点,手术终于成功,病人恢复心跳。“如果没有超乎寻常的耐心,根本没办法做到。我真的很佩服倪医生。”李任远感慨道。

  心胸外科心脏病区主任、心胸外科党支部书记马量则“见证”了倪一鸣从“内向”到“外向”的蜕变。当意识到自己内向的性格可能会影响到学科发展,倪一鸣就努力改变,出去讲课、发言,也鼓励年轻人不但要去外面学习,也要展示自己。

  “倪主任以身作则,坚持党员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在医德医风上为年轻医生起到了很大的示范作用,他在心胸外科的党员队伍中绝对是引领、是方向标。”

  在倪一鸣的影响和带领下,如今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心胸外科,在基层党组织作风建设、人才培养、临床科研等方面的发展令人瞩目:经常被评为浙江省优秀基层党组织、浙江大学优秀基层党支部、优秀五好党支部;年轻骨干医师在全国多次获奖;2010年至今,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5项,卫生部重大研究计划子课题一项,十三五国家重点研究项目子课题一项,其它省级课题5项。共发表SCI文章50余篇,其中TOP期刊6篇。

  在浙江大学庆祝建党97周年大会上,倪一鸣作为优秀员发言,他说,“手术是生命的最高艺术,工作是我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国家、学校和医院给了我很多荣誉,但最让我开心的还是病人的康复,年轻人的成材。通过辛勤付出,我们打造出一流的团队,实践了‘美丽浙一、幸福医疗’理念,也实践了一名党员的无私奉献的价值。”

  本文原标题:《生死之间!浙大这位在心脏上动刀子的人用一双巧手挽救上万条生命》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问我吧!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问我吧!

  我研究晚清幕府制度多年,有2200多年历史的幕府制度是如何变迁的,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