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产品展示 —

慢慢地大家姿态越来越优雅、行动越来越灵活

  黑白相间的服装、搭配轻快欢乐的音乐,在“情系沂蒙·舞动沂山”广场活动大赛的舞台上,创意舞蹈《黑白舞》给了观众不少欢乐。从12位表演者从容的姿态中,外人可能很难知道,她们都是乳腺癌患者。癌症曾一度把她们推至生死边缘,手术曾导致她们无法抬手,化疗则使得她们珍爱的长发全部掉落,如今她们却在舞台上身姿优雅、动作灵活。

  黑白拉扯的舞步,更像是她们生死一线的经历,轻盈跳动的欢快更是她们从病痛中挣扎过后的释然。12位舞者都来自粉红之爱俱乐部,这个俱乐部里有500多位成员,全部是乳腺癌患者,她们在一起互相扶持鼓励,9年来创造了一个奇迹——俱乐部内竟然没有一人复发。

  粉红之爱俱乐部负责人董秀芹今年55岁,她看上去精神奕奕、舞姿轻盈柔美。外人很难想象十年前她曾因为乳腺癌,挣扎在生死一线月份,董秀芹在与单位同事闹玩时不小心碰到右侧乳房,感到针扎般疼痛,用手一摸是一个很小的疙瘩。彼时,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从此之后将不再一如往常。直至2008年2月26日,从医院拿到那一份乳腺癌确诊报告,生活在她眼前似乎骤然停了下来。那时候还没出正月,医院里,董秀芹拿着诊断结果的手有些抖,心里比天气还要冰冷。结果显示,她的右侧乳房里长了肿瘤,需要住院手术。虽然医生告诉她是“良性”的,但是她知道这可能只是个“善意的谎言”。

  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痛哭之后,董秀芹还是选择了坚强。除了丈夫,董秀芹并没有告诉身边的同事,甚至包括自己的孩子。办理住院后,她继续上班等待手术时间,单位上只跟领导一人请假,家里则跟孩子说要去参加培训。

  手术之后,董秀芹一直都不忍看自己的伤口,术后10天左右,董秀芹第一次看到了胸前的刀口。从胸口延伸到腋下长长的伤疤,一下子就刺痛了她的心,虽然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可是这时董秀芹还是被吓了一跳,眼泪“唰”一下就流了下来。

  对于爱美的董秀芹来说,这只是打击的开始。拆线后,开始化疗。最让她最担心的不是化疗所带来的痛苦,而是化疗后的脱发。董秀芹一米的长发已经留了10年。化疗后10天左右,董秀芹突然感觉头皮发痒,不祥的感觉突然袭来,她有意识地理了一下长发,手指带下几根头发,再用手轻轻抚摸,头发就成撮地掉了下来。

  感觉到事情不妙,董秀芹赶紧到理发店,想要把长发剪掉。修剪头发的同时,头顶的头发已经掉光了,洗头时,头发更是成撮成撮脱落了下来,满头的长发瞬间近乎掉没了。董秀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情绪瞬间失控,放声大哭跌坐在地上。“当时特别后悔,后悔不该给家人不打招呼把自己弄成这样。不该立即把长长的头发剪掉,该好好看看,好好想想再做决定也不迟。”

  2008年5月12日下午,做完第四次化疗后,董秀芹打开电视,恰巧从电视里看到了汶川大地震的新闻。电视上满目废墟的场面给董秀芹带来了巨大的震动。她拿起电话立刻给单位打了电话,“如果组织捐款我第一个捐”。

  打完第四个疗程后,董秀芹拖着仍旧沉重的身体上班去了。为了有一个好心情,好的开始,也为了自尊,她仍然穿着最得体的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来到了久违的工作岗位。可是因为病态的缘故,虚胖的脸庞,臃肿的身材,以及不太逼真的假发,还是让同事们看出了异样。

  “知道了我的病情后,同事们都很照顾我,领导把我安排上常白班,并且特别照顾上半月班我就休息半月,边打化疗边上班。”董秀芹说,六个疗程的化疗很快就打完了,身体恢复得很快,头发也长了出来,人也精神了很多,又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2009年1月31日,“粉红之爱”俱乐部正式成立。“粉红之爱俱乐部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一路的成长,并伴随着我们共同前进。”董秀芹说,启动之初大概有病友50个人,如今成员已经发展到500多人。

  2011年3月份开始,董秀芹为了让病友们能够锻炼身体的同时愉悦身心,在俱乐部开办了健身舞舞蹈队、秧歌队。“姐妹们在一起,再苦再难什么也不怕。”就这样大家互相鼓励、扶持。虽然手术之后,抬手都会成为难题,但是在坚持之下,慢慢地大家姿态越来越优雅、行动越来越灵活,心情也慢慢开朗起来。

  病友张平(化名)曾一度被病魔拖垮。2001年她因为乳腺癌切除了一侧的乳房,2009年病情复发,两侧乳房都被切除,她一度陷在痛苦中走不出来。张平的老公在一次晨练中听说了粉红之爱俱乐部,于是领着张平来到了俱乐部,然而当时的她连一句话都不肯说。

  “别人练功是腿部的基本功,我们的练功是肢体的恢复,由于手术后遗症胳膊抬举受限制,术后3个月梳头都够不着,我们从胳膊爬墙开始慢慢练到抬举自如。”董秀芹说,“从患病走不出来,到走上大舞台,我们经历了‘黑白’生死之间。这次我们参赛的曲目正是黑白连体舞,舞蹈是我们在生活中和病魔抗争的真实写照。”

  在俱乐部办公室的一面墙上,摆满了俱乐部获得的各种奖杯、证书,这里边有不少是她们参加舞蹈比赛得来的。这些是对她们舞姿的褒奖,更是对她们积极生活态度的肯定。更让人欣喜的是,粉红之爱俱乐部从2009年成立到现在,俱乐部成员竟然没有一人病情复发。

  董秀芹说,“这一场病就当作一次磨难,如若没有这样‘非凡’的经历,现在的我也不会如此的豁达和坦然,如若没有这一次的劫难,我便不知生命的意义,如若没有这一次的悲剧,我也便不会收获这样欢喜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