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服务支持 —

有些设计无法参考英文涂鸦

  21世纪的中文热让汉字艺术、字体之美成为显学。香港艺术家曾昭昶搞涂鸦、玩汉字,结合传统书法概念,又兼顾图像平衡和美感;两位台湾女生王蔓霖、王介盈,把汉字拆成6个基本笔画,做成“组字印章”,康熙字典里所有的字都可以盖出来。

  曾昭昶以“Uncle”为艺名,在香港创作汉字涂鸦。他在2000年左右开始接触涂鸦艺术,但刚开始练习时还是用英文。他说:“假如不先练好英文涂鸦,也不可能把涂鸦风格融入汉字里。”如今他的中文涂鸦创作已经在国际涂鸦艺术圈大有名气,相关研究文章曾被丹麦涂鸦艺术家Bates转贴。他说“我很乐观,我们正在创作西方人暂时做不到的事。”

  曾昭昶表示,创作中文字体涂鸦时,有些设计无法参考英文涂鸦,字型结构要取得平衡也不简单。除了现代化的黑体字,也可以和传统书法的楷书、行书、草书结合。中文字的部首结构组合比英文复杂,而且有些字有很多重复笔画,像是“火”字的4点变化就要好好处理。

  台湾女生王蔓霖和王介盈,设计6个小印章,无论繁体字、简体字都能盖出来。不懂中文的外国人也能盖出其他语言的文字,她们的巧思获得德国红点设计新秀赏。

  艺术家王九思则是揉合汉字和拉丁文字设计,创造出品牌“CHiNGLiSH”,刻意选择原本带有贬义的“Chinglish”(中文腔英语)来当作品牌名称,在欧美市场接受度高。2011年王九思和巴黎疯马秀合作时,便在舞者身上用汉字创“白骨精”、“蜘蛛精”等字样。

  王九思表示“我认为汉字与汉字文创的未来是在国际市场上,而非局限在汉字文化圈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